快捷搜索:

专家谈防患未成年人犯罪:归还教师惩戒权 为家长开设培训班

  未来网北京4月13日电(见习记者 王婷)“劳教制度取消后,很少有专业机构可以教化有违法行为的未成年人。”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文战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对于涉罪未成年人矫正机制的建立迫在眉睫。

  据未来网记者不完全统计,从2018年年底至今,媒体公开报道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有7起,其中有3起因为年龄未满14岁被释放……

  教育:维护老师权益 使其“放开手脚”管教未成年人

  2019年3月18日,江苏省建湖县警方通报称,该县居民杨某(女,37岁)于上午8时许死于家中。经查,3月16日晚,邵某(男,13岁,杨某之子)因不服杨某管教,双方发生激烈冲突,致杨某身亡。

  最终邵某因未满14周岁,无法进入法律程序,24小时后被警察释放。

专家谈防患未成年人犯罪:归还教师惩戒权 为家长开设培训班  

图片来自网络

  据央视网报道,目前,对罪错少年的收容教养执行得并不彻底,未成年人犯罪多源于教育的缺失和外界刺激。

 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66条第1款规定,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、感化、挽救的方针,坚持“教育为主、惩罚为辅”的原则。

  虽然倡导“教育为主”,可是劳教制度取消后,未成年人出现问题时,由学校管理吗?杨文战认为,目前现状是极少有学校的老师具备相应能力。

  对于“多了不敢管,管出问题责任分不清”现象,老师在管理学生时束手束脚,害怕因为管理“越线”而遭来质疑,北京勇者律师事务所主任易胜华建议,制定切身保护教师权利的法律法规,加大对侵犯教师人身权益者的惩罚力度。

  “在给予老师更多权利去管理学生的同时,并不意味着老师可以通过体罚等形式进行管教。”易胜华告诉记者,对于在教学过程中产生一些轻微过错的学生,老师可以给予一定的容忍度。

  “除了硬性的管教外,学校也需加强文化建设,养相应思想道德观念。”易胜华认为,管理和教育不应当仅限于惩罚,还应当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影响孩子,使孩子养成良好的习惯和积极向上的性格。比如可以通过文艺作品、树立榜样形象进行宣传。

  教育专家、“勇赫童书会”创始人刘勇赫对记者表示,未成年人犯罪数量呈现增长趋势,并不是法律宽松导致的,而是道德教育相对滞后导致的,不能本末倒置。

  因此,刘勇赫建议,多在校园开展寓教于乐的活动,使孩子们“听得懂,看得见,学得会”,将美德化作性格,直至潜移默化影响着生活,避免走上极端犯罪道路。

  家庭:为家长开设训班 培养家长教育水平

  据悉,2018年1至11月,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嫌疑人3.67万人,起诉4.48万人。

  “孩子是家庭的也是社会的”,杨文战认为,不是所有家庭都具备管理能力,也许他们迫于生计,也许他们自身欠缺方式方法。

  此前,河北省肃宁县人民检察院未检科科长李静曾在正义网刊文表示,由于家庭结构不完整,导致家庭成员间的情感交流失衡,人际关系冷漠,未成年人很容易形成孤僻、冷漠、自卑等不良性格特点和反叛心理。这样,由于他们心理尚未成熟,社会经验不足,在不良环境的影响和坏人的教唆、引诱下,很容易走上犯罪道路。  

  “爱与工作可以使人保持健康的心理状态。”刘勇赫表示,很多未成年人犯罪案例,是因为他们在生活中被“边缘化”。而家庭中的“爱”可以让一个未成年人有足够的安全感与归属感,这可以大大降低反社会行为的概率。

  “简而言之,每一个未成年人需要得到同等的关注。”刘勇赫表示。

  对于无法由成年人管教、也无法交给学校管理的未成年人,他们又该何去何从?

  杨文战建议,家长需通过相应训练,求同各界社会力量,帮助他们弥补自身不足,加强科学育儿的方法论、认识论。

  针对部分家长无能力管制违法乱纪的未成年人,易胜华表示,可以通过开设家长培训班、家长学校,对家长进行教育培训,提高家长教育水平和管理能力。

  此外,易胜华认为,联合社区加强对问题未成年人的教育引导,当未成年人出现不良行为的时候,在教育的同时也要通过社区社工,帮助未成年人及其家长进行心理疏导。

  法律:建立相应矫正机制 使未成年人彻底认识到违法严重性

  据光明网报道,2018年7月5日,常州武进警方通报称,武进警方连日来抓获9个盗窃嫌疑人,这些年龄在十四五岁的孩子在20多天里时分时合,在苏州、无锡、镇江等地作案16起,案值30余万元。

  据办案民警介绍,因为不到16岁,这些少年辗转各地肆无忌惮地疯狂盗窃作案。即便在多地派出所留有“案底”也毫无顾忌,有了不满16岁的“保护罩”,他们对警察并不畏惧。

  “我国取消劳教制度后,对于没有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但是构成犯罪;达到刑事责任年龄,行为违法却不构成犯罪的未成年人,属于‘放养’状态。”杨文战表示,对于这样的群体,他们中很多人做事不顾后果,心里不成熟,如果他们做出违法乱纪之事后,却不能受到有效的制裁和约束,那最终一定是“小恶不惩,大恶必惩”。

  “目前,未成年人通过社会各类途径,能够迅速掌握信息判断是非,他们做出违法之事,已经不是由于‘是非观念’的模糊,而是相应惩治力度不够导致。”杨文战表示,国家需从实际出发,以法律法规为基础,建立相应矫正机制,使罪错未成年人认识到违法的严重性。

  如何完善法律体系,紧跟社会发展步伐,杨文战认为,社会,学校,社区服务等应该配有一系列完善的体系,从而给予未成年人及时的管教,加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行为。

  我国《刑法》第17条规定: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,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。

  “从体力、脑力等方面来说,12岁的未成年人已经可以对社会造成极大危害了。”杨文战建议,将未成年人应负刑事责任年龄下调至12岁。

  易胜华表示,对于未成年人犯罪问题,除了法律层面的解决外,更多还是要依靠社会重点关注,学校加强教育,父母履行监护职责等三方面共同形成合力,不可偏废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iyouq.com/fangchan/20190414/2670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